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新零售頻道 >> 正文
唯品會“封殺”愛庫存?“二選一”的戰爭里沒有贏家

  電商“二選一”大戰復燃,這次的主角變成了唯品會和愛庫存。

  昨日,愛庫存發布聲明,指出唯品會正在強迫與愛庫存有合作的商家“二選一”,并要求唯品會立即停止該行為。

  據聲明內容顯示,愛庫存收到部分商家反饋,稱唯品會明令要求商家不得與愛庫存繼續合作,強令商家下架在愛庫存上的所有商品與活動,并對商家商品進行日常巡檢,一經發現在愛庫存上繼續有售,唯品會即對商家進行通告懲戒。

  隨后,唯品會對此回應媒體稱,不屬實。而愛庫存的聲明則表示,“掌握了大量的有力證據,有采取進一步行動的權利。”

愛庫存聲明,圖源愛庫存官微

  相似的劇情又一次上演;厮葜袊娚绦袠I二選一的歷史,上一次掀起“史上最大規模的二選一”的時候,還是去年618期間拼多多和淘寶之間的那場惡戰,再往前追溯,幾乎每年都會有“二選一”的戰爭。

  本質上,“二選一”是電商平臺在利用自身的優勢地位,對品牌商和經營者實行不合理的限制行為,獲得貨源優勢。

  唯品會和愛庫存業務有重疊之處,都售賣服裝尾貨,且都是在去庫存化上發力。在競爭到一定程度的時候,“二選一”便出現了。

  這種利用流量和平臺優勢來強迫站隊的行為,最受傷的無疑是商家。

  連線Insight采訪到的商家陳東升表示,突如其來的“二選一”,確實打亂了他的節奏,而且對銷售額的影響十分明顯。

  事實上,不僅是商家利益受損,這最終會導致“三敗俱傷”的結果。陳東升提到,由于少了一個去庫存的渠道,他在唯品會上的備貨也少了很多,這將導致在唯品會上的銷售額下降,而唯品會所能夠抽傭的金額也會隨之下降。

  在“二選一”的競爭環境下,沒有贏家。

  1

  夾縫中的商家

  平臺發動“二選一”時,商家的利益最先受到影響。

  陳東升的經歷,大概是很多在電商平臺謀生的商家縮影,他們因電商平臺的崛起而生,卻又只是一艘搖擺的小船,一陣風浪就足以覆沒。

  陳東升在服裝行業摸爬滾打數年,擁有自己的服裝工廠和生產線,均在線上售賣,疫情期間,線下服裝店受損,但是線上渠道卻頗為紅火。在年初預設年度銷售額目標的時候,陳東升定下了1.5-1.7億的銷售額,比去年更高。

  按照他的工作節奏,服裝行業是以四季變換為單位的,通常需要提前兩個月去為下一季節的服裝做準備。

  在春節前一個月,他要把今年的春裝備好貨,過完春節開始銷售春裝,夏裝新款在4月份之前要全部備貨,7月份把秋裝準備完畢,到9月秋裝開始上線銷售。

  陳東升的節奏有條不紊,他的服裝品牌主要在唯品會和愛庫存兩個平臺銷售,其中唯品會占大頭,“唯品會的銷售額可以做到大概1000萬左右一個月,愛庫存大概在400-500萬一個月。”

  在他看來,兩個平臺各有各的優勢,如同兩條腿走路,缺一不可。

  在年初他還曾規劃兩個平臺的輔助銷售方案,即唯品會上產生的滯銷產品,可以通過愛庫存消化掉庫存壓力。這兩個渠道,剛好能夠互相輔助,讓他賣出更多服裝。

  陳東升告訴連線Insight:“唯品會上的銷售額高,但是退貨率也高,基本上在30-40%之間,且退貨周期長,這些在唯品會產生的積壓在倉庫的尾貨,可以通過愛庫存清掉百分之七八十,緩解庫存壓力。”

  在秋裝已經準備完畢,夏裝開始清庫存的時候,他卻被突如其來的“二選一”打亂了節奏。

  陳東升介紹,7月初,唯品會的一名商助(管理品牌和平臺之間對接的助理)聯系到他,并告知他的品牌不能在愛庫存上線,“他們說,公司高層在對愛庫存這邊進行制約,咱們的商家不能去上愛庫存,如果要上的話未來的資源就沒有了,剛開始是暗著說,后來變成了明說,一次比一次更嚴厲。”

唯品會商助的通知,受訪者供圖

  作為商家,他不愿意下線,也本以為會像之前一樣只是“一陣風”,沒過多久,他就嘗試在愛庫存上線,“但是在品牌預告發出的第一天,就被抓到了,他們(唯品會)應該是有專門的抓這一塊的人,抓到之后分散到各個品牌管理者手里,再去聯系品牌方下線。”

  據陳東升回憶,最強硬的一次,是唯品會的工作人員發過來了一張截圖,上面是某品牌因為不遵守“二選一”的規定,被唯品會清退的記錄。

  起初,他以為只要兩個平臺沒有重疊的產品就可以,后來才發現,“相同的品牌是不能上線的,我們下架了相同的產品并不能解決問題。”

  于是,在“二選一”中,陳東升選擇了銷售額更大的唯品會,全線下架在愛庫存的貨品,這是無奈之下的斷臂之舉。

  在他看來,愛庫存和唯品會是兩個不同的平臺,唯品會是做日銷,愛庫存主要靠每個月的活動檔期制來進行銷售,在只能選擇一個的情況下,他也只能選擇唯品會。

  這也是“二選一”常見的情況,擁有品牌優勢、知名度、掌握流量的一方往往是挑起事端者,因為平臺有足夠的把握,在“二選一”之中,品牌會選擇留下,這可以對正在發展期的競爭對手帶來最直接的打擊,但對商家來說,卻直接被切斷一個渠道。

  “如今兩個平臺開始相互博弈,我們這些商家沒辦法正常上線經營,導致庫存壓力非常大,最受到波及的還是我們普通商家,我們夾在其中,很難熬。”陳東升告訴連線Insight。

  對陳東升而言,帶來的直接打擊是,原本的備貨量、生產量、員工配比都要縮減。如果持續下去,銷售額可能會少三分之一。

  目前正值夏裝清庫存尾貨、準備秋裝的時機,失去了一條銷售渠道,“會給夏裝造成了很大的庫存,生產線縮減,加工廠也可能要裁掉,因為生產量不可能會有這么大了。”陳東升說。

  究竟會帶來多少損失?陳東升無法計算,除了這兩個月下架產品后的損失外,其他裁撤員工的成本、現金流等也是潛在的壓力。

  在電商平臺洶涌的大戰之中,飄搖的商家成為了競爭下的炮灰。

  2

  二選一為何屢禁不止?

  京東、拼多多、淘寶、天貓之間的“二選一”之戰就曾打了很多次。每年的購物節,也幾乎成為了“二選一”的泛濫之地。

  京東曾表示,自2013年以來,天貓就不斷以“簽訂獨家協議”、“獨家合作”等方式,要求在天貓商城開設店鋪的服飾、家居等眾多品牌商家不得在京東商城參加618、雙11等促銷活動、不得在京東商城開設店鋪進行經營,甚至只能在天貓商城一個平臺開設店鋪進行經營。

  2015年8月,天貓宣布與迪卡儂、Timberland和Lafuma等20余家國際品牌簽署獨家合作協議,產品只能在天貓平臺獨家銷售。

  2017年京東618前夕,不少服飾類品牌商通知京東,要求撤出京東會場。

  2019年“618”前夕,美的、九陽、蘇泊爾也曾先后發表聲明稱將關閉拼多多旗艦店。

  當這種電商行業的渠道霸權愈演愈烈,“二選一”已經從購物節演變為日常。

2頁 [1] [2] 下一頁 

關注公號:redshcom  關注更多: 唯品會






2019年西府面馆卖什么面赚钱 香港正版资料免费大全 河南快3是官方彩票吗 商品股指期货配资网 官网河内五分彩 天盈时代 上海11选五开奖走势图 重庆快乐十分基本走势图50期 期货配资怎么操作才合法 11选5走势图定牛辽宁 四肖期期准免费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