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新零售頻道 >> 正文
2020,社區團購的一夜翻紅與艱難博弈

  近日,社區買菜“天團”又添一員猛將。

  拼多多上線了社區團購平臺“多多買菜”,采用“預定+自提”模式,殺入社區團購賽道。

  在沉寂一年之后,社區團購賽道的玩家們開始集中“秀肌肉”——今年5月,社區零售平臺十薈團宣布完成8140萬美元C1輪融資,僅2個月后,湖南社區電商獨角獸興盛優選也完成了C+輪融資,金額約8億美元。

  在此期間,美團也進軍社區團購賽道,推出“美團優選”,而和美團充滿“愛恨糾葛”的滴滴也上線了社區電商項目“橙心優選”進行小范圍測試。

  這番熱鬧景象和2018年社區團購剛被吹上風口時有些類似:熱錢涌入,巨頭跟進,明星創業公司遍地開花。

  不過,風口和熱錢既能將很多公司送上一個臺階,也能讓渾水摸魚的投機者摔得很慘。

  2020年,生鮮行業仍在賽馬。有人說是資本再次選中了社區團購,也有人認為是疫情拯救了大批處在破產邊緣的企業。

  唯一不同的是,熱錢還在,但這早已不是燒錢就能締造生鮮帝國的時代了。

  “社區團購的門檻既低,也高。”這句評價大概可以概括大多數玩家艱難的創業生涯。

  1

  社區團購“翻紅”

  誰能想到,當年湖南一個在QQ群里賣水果的小項目,最后竟在全國發展成一場轟轟烈烈的社區買菜“運動”。

  社區團購,顧名思義是在小區內招募夫妻店店主或寶媽擔任團長,在小區內組建微信群,定時發布商品及促銷信息,群成員可以通過小程序提前下單,社區團購平臺則根據需求采購貨品次日集中配送到小區內規定地點,由大家自提,團長從中抽傭。

  “和社區夫妻店、生鮮超市一樣,社區團購搶奪的始終是一個家庭的餐桌消費。”春播旗下社區電商品牌悅店CEO劉鵬表示,悅店通過復用春播的供應鏈體系,采用和后者相同的質檢標準,并對所有上架產品進行全批次檢測,以保證食材安全。

  “拿下了生鮮就能拿下天下”,今日資本創始人徐新早在2015年就曾公開強調過生鮮賽道的重要性。事實上,從2012年開始,國內電商平臺就已經布局生鮮賽道。

  然而縱觀近年來的幾種生鮮模式,比如以叮咚買菜為代表的生鮮到家、傳統商超的到店體驗、每日優鮮重壓的前置倉模式以及消費者自提。簡單來說,社區團購也只是生鮮賽道中的一種自提模式,但其似乎成為了外界最看好、盈利周期最短的模式。

  其實模式之爭都是其次,玩家們最關心的還是產品損耗和配送成本。

  “社區團購的優勢在于完善的預售模型,可以有效降低庫存。”劉鵬表示,“這就意味著貨品沒到倉庫就已經被預定、售賣出去了。”第二天直接進行配送履約,能夠有效提高周轉效率。

  相對于傳統商超、前置倉內提前進貨再銷售配送的方式,以需定產的損耗率顯然更低。

  在劉鵬看來,在運配方式上,社區團購依托于團長,使得配送不需要抵達用戶終端,只需由團長安排進行C to C配送即可,而從城市中心倉直接發貨到指定小區,既節省了成本,也提高了配送效率。

  在2018年,社區團購模式一經推廣就迅速發酵,并引來資本青眼。

  據不完全統計,僅2018年11月,全國至少有5家社區團購宣告完成新融資,金額都在千萬美元級別。在社區團購模式的發源地湖南長沙,最多同時存在超200家團購平臺。

  除了興盛優選、你我您和食享會等老牌玩家,賽道中也迅速躥出風頭正勁的明星創業公司,比如鄰鄰壹、十薈團及松鼠拼拼等,資本市場一時間風起云涌。

  但高光時刻總會迅速過去,只消一年,紅極一時的社區團購便步入調整期——供應鏈斷裂、倒閉,壞消息接踵而至,社區團購也沒能燒出未來,資本市場更是一度退卻,冷眼旁觀。

  松鼠拼拼陷倒閉風波、十薈團合并你我您,2019的生鮮賽道可謂哀鴻遍野——沒有人質疑這是一次野蠻生長后的大洗牌,只不過這驚雷來得有些太快了。

  如今回顧起來,這顯然是一個微妙時刻。在2019年末倒閉的生鮮平臺不少,而轉年年初的疫情迫使大家蝸居在家,活下來的生鮮配送平臺終于迎來轉機,其中社區團購模式也一夜翻紅。

  以往,社區團購被認為是微商的升級版,普遍在三四線城市更受歡迎,而如今,疫情讓團購生鮮產品的消費習慣從低線城市開始上移。

  2

  供應鏈改造,難于上青天?

  無論是生鮮賽道,還是社區團購本身,到現階段,行業玩家對供應鏈的關注已經逐漸超過對商業模式的關注,前者被提及的頻率也越來越高。

  這不得不提到中國農產品長期以來產銷分離的現狀。在生產端,我國農產品的生產相對分散,到了收獲季節,因為信息不對稱且缺乏銷售渠道,散戶生產的農產品往往銷量不佳。“農民豐產卻不豐收”“成熟果實爛在地里賣不出去”的標題仍時常出現在新聞頭條。

  以社區團購模式為主的生鮮平臺對農業領域的介入,則試圖優化供應鏈各環節效率,以改善產銷分離的現狀。

  而這個供應鏈主要包含產地貨源、倉儲、運輸、分揀及配送幾個環節。

  在傳統流通模式下,農產品從產地或基地運出后,需要經過一級、二級,甚至三級批發市場,層層加價,最終才能配送到中小型門店供消費者挑選,此時流通環節的成本幾乎占到總成本的50%。

  這也正是“產地直采”試圖解決的痛點——取消中間環節,節約流動成本。

  但產地直采的可行性究竟有多高?

  “大部分企業都沒辦法做到產地直采。”長期為電商平臺提供供應鏈服務的權少爺(化名)對「子彈財經」表示,“農產品普遍缺乏標準化,產地直采大多是‘噱頭’。”

  權少爺認為,單一品類的產地直采可以實現,但全品類的產地直采幾乎不可能實現。

2頁 [1] [2] 下一頁 

關注公號:redshcom  關注更多: 社區團購






2019年西府面馆卖什么面赚钱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彩经网 博彩 选4开奖结果 福彩3d开奖结果 股票配资网站建设 湖北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北京11选五走势图今天 江苏十一选五走势一定牛 广西福彩快乐双彩走势图带连线 山西体彩11选5安卓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