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外賣騎手每一次的疲于奔命 都化作千億巨頭財報數據

  網絡上的喧囂并沒有延伸到生活里。

  日前,一篇名為《外賣騎手,困在系統里》文章刷爆朋友圈!網絡上輿論紛紛,熱度持續高漲。

  與此同時,被送上熱搜的外賣騎手們一如既往奔波在大街小巷中,盤算著能接多少單,能否在標準時間內送達,如何避免被扣錢。

  “沒聽說過這事啊,不過,我們本來就算是高危職業,時間太緊了。”面對著《金融投資報》記者采訪,多數外賣騎手如是表示道。

  然而,無論網上輿論有多熱鬧,外賣騎手們仍在系統算法與數據驅動下疲于奔命,化成千億巨頭財報中一個個冰冷的數據。

  1

  被扣錢的騎手

  9月9日午間,正值外賣送餐高峰期。成都武成大街與慶云南街交界處的紅綠燈口,不時有多個外賣騎手飛馳而過。記者注意到,一名美團騎手左右看了下立刻沖過去,而當時正值紅燈。

  “沒辦法,時間太緊了,哪怕只超時一秒,都要扣一半的錢。”這名眾包(兼職)騎手告訴記者:“我上個月已經被扣了400多元,到手收入也就4000元的樣子。”

  注意,即使是顧客表示理解并給五星好評,美團外賣照扣不誤。如果被差評,處罰50元起步;被投訴將罰款500元。

  相比之下,餓了么是分時段扣錢。有騎手告訴記者:“超時幾秒不扣錢,1-5分鐘扣三分之一,5-10分鐘、10-15分鐘扣得不一樣,超時長就拿不到錢。”

  盡管如此,餓了么騎手仍表示必須搶時間:“扣錢雖沒有美團多,但派送時間比美團短。比如我這四個單子,從取餐到配送必須在半個小時內全部完成。很多時候要等商家準備,壓縮了配送時間,很容易超時,扣錢也常見。”

  相比之下,全職騎手扣款機制沒那么嚴格,但卻會面臨著派單過量的窘境。

  派單過量,即在訂餐高峰期或大雨等天氣惡劣時,單量暴增,眾包騎手可以不接單,但全職騎手會被系統自動加單,從而導致派單時間緊張。

  在成都時代百盛前,一位跑了美團外賣三個月的騎手叫苦:“緊張時,系統會20分鐘自動派10個單給你,相當于強制接單。相當于平均2分鐘一個單,你說能完成嗎?”

  “所以在午高峰這一時間點上,只能是超時派送。”上述外賣騎手表示。即使面臨著顧客投訴,該外賣騎手也無奈地表示,“這沒辦法,我們確實派不過來。”

  在采訪中,幾乎所有快遞騎手表示,即使是再熟練的老手,超時都難以避免,天氣、交通、路況乃至商家顧客等個人因素,都存在很大的不確定性。

  “我干了五年,只在熟悉的片區派送,上個月跑了500個單子,都有20多個單子超時了。”一位騎手表示。

  《金融投資報》記者還了解到,目前成都美團騎手一單平均下來賺5元,月工資基本在4000-5000元,高一些的為6000-7000元。

  一名美團騎手稱:“現在差不多是5元一單,扣一半就只有2.5元。以前賺的要多一些,F在騎手多了,單子也不好搶。”

  “已經很久沒聽到說某人收入上萬的事了,在成都如果想收入上萬,至少要送2000單以上,且不能超時、被投訴,強度非常大。”另一名騎手補充道。

  2

  寫罰單的交警

  《外賣騎手,困在系統里》一文指出,在指在外賣系統的算法與數據驅動下,外賣騎手疲于奔命,導致他們違反交規、與死神賽跑,外賣員成了高危職業。

  在成都紅星路三段路口,《金融投資報》記者剛好遇見了被交警抓住的外賣騎手。

  據了解,這名騎手在春熙路街道逆向行駛。“教育后,我給予了該名小哥10元的罰款。”上述交警稱。

  據交通法第八十九條顯示,非機動車駕駛人違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規關于道路通行規定的,可處以5元以上50元以下罰款。

  “其實,我們也知道外賣小哥很辛苦。但逆向行駛屬于嚴重違規,我們必須罰款并給予教育。主要是害怕小哥出交通意外事故。”該名交警補充到。

  《金融投資報》記者了解到,在外賣這一新生業態興起之后,外賣騎手的交通違法案例和交通事故也聚集增加。僅2020年5月,深圳交警查處外賣送餐行業交通違法高達18924宗。

  其中,逆向行駛、闖紅燈、超速、占用機動車道等成了外賣騎手最常犯的交通違法行為。“送餐員沒有不闖紅燈,不走機動車道的。”一位騎手如是稱。

  交警和業內人士均認為,這樣做不僅威脅著外賣小哥的自身安全,他人的人身安全也不能保障。

  一位剛好在成都IFS逛街的市民就對記者表示,“外賣小哥的速度一般都很快,如果走在比較窄的人行道,一下子沖出來我會嚇一跳”。

  對此,外賣小哥們自己也承認有時會為了準時派單,而忽視交通規則。

  成都總府路一名騎手不好意思地稱,他平時一般都會遵守交通規則,但緊急時難免出現違規情況,“配送時間很緊,如果客戶不滿意,罰款多相當于倒賠錢。所以,情急之下,要么趕時間違規駕駛,要么就因差評被罰款,左右為難。”

  3

  搞不清的保險

  對外賣騎手來說,扣錢只是小打小鬧,出事故才是他們最為擔心的。

  “最害怕聽到出事故,每天我上班前,我女兒都會給我一個擁抱說‘爸爸平平安安回家’,我知道搶時間容易出事故的,但沒辦法,為了生活。”提及交通安全,武成大街一位騎手眼圈紅了。

  今年7月5日中午12點左右,成都成華區雙橋路一輛渣土車右轉時碾壓一輛電瓶車,致一名女閃送騎手當場死亡。

  這一事件在當時外賣騎手中造成了很大震動,尤其是四川電視臺新聞現場報道中表示“閃送”公司稱是否算工傷還需認定。

  《金融投資報》記者了解到,目前美團和餓了么平臺均對外賣小哥購買了保險。然而,很多外賣騎手們并不清楚保單具體內容和賠償范圍。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外賣






2019年西府面馆卖什么面赚钱 浙江省11选5五码走势图 股票有哪些平台可以买 江苏7位数开奖时间 股票的开盘时间是几 幸运快三官网彩票 广西11选5购彩平台 天吉双色球彩票论坛 山西快乐10分钟 期货配资交易 河北快3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