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舍得酒業禍不單行:營收凈利雙降 股東違規占用4.4億上演苦肉戲

  近期,上市酒企紛紛曬出上半年成績單。 舍得酒業 股份有限公司(600702.SH,以下簡稱,舍得酒業)也披露了上半年的經營成果。

  2020年上半年,舍得酒業實現營收約10.26億元,同比下滑15.95%;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約為1.64億元,同比下滑11.45%;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約為1.47億元,同比下滑18.66%。

  營收凈利同比雙降引發關注的同時,一波未平一波起。公司實控人遭調查、三高管被警示,大股東非經營性占用公司資金數十億,股民紛紛要求索賠……,一時間,舍得酒業成為了輿論的風暴中心。

  營收凈利同比雙降,靠“砸錢”營銷驅動營收

  舍得酒業主要從事白酒產品的生產和銷售。公司的四大主銷品牌產品為:舍得、沱牌曲酒、沱牌特曲、陶醉。其前身是沱牌曲酒,被稱為川酒六朵金花之一,在上世紀90年代,公司釀酒規?梢詳D進行業前三甲。

  1996年,公司登陸A股市場。上市同年,舍得酒業也迎來了自己的高光時刻,公司營收8億,凈利潤1.01億,力壓白酒龍頭茅臺、 五糧液 成為第一。

  1997年,營收利潤繼續增長,營收8.52億,凈利潤達到了1.85億,營收利潤都超過當年的汾酒和茅臺。2000年沱牌酒的產量居行業第一,市占率為3.07%。

  可惜好景不長,2013年白酒行業進入下行通道,沱牌公司的業績便開始斷崖式跳水,利潤驟降96.82%。公司管理層似乎早有預感,開始積極引入戰略投資者進行改制。于2016年6月底改制,更名為舍得酒業。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來,舍得酒業主要通過“砸錢”營銷來驅動營收增長,因此高額的銷售費用又壓縮了公司利潤空間。

  根據《每日財報》的統計,2016-2019年,舍得酒業營收分別為14.62億元、16.38億元、22.12億元、26.50億元,凈利分別為8020萬元、1.44億元、3.4億元、5.1億元。同期銷售費用分別為3.2億元、4.8億元、6.1億元、5.74億元,銷售費用持續超過凈利。

  今年上半年,舍得酒業銷售費用暴漲至10.26億元,其中廣告宣傳及市場開發費達1.61億元,同比增長198.15%,幾乎接近凈利潤。除了這種“砸錢”營銷方式驅動業績外,舍得酒業庫存高企的問題一直以來也是市場的關注焦點。

  《每日財報》注意到,截至2020年6月末,舍得酒業的存貨高達25.28億元,存貨在總資產中的占比超過43%,遠高于白酒行業平均存貨水平,比如五糧液存貨占比為13.95%、 瀘州老窖 存貨占比為11.98%。

  “自爆家丑”股東違規占用4.4億,“宮斗”戲還是“雙簧”戲?

  近日,舍得酒業因股東占用上市公司數億資金,違反信披規定,幕后大老板被立案調查讓其站到了輿論風暴中心。

  9月2日,舍得酒業連發四條公告,因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中國證監會決定對公司控股股東四川沱牌舍得集團有限公司(下稱“沱牌舍得”)、實際控制人周政立案調查。

  此外,包括董事長在內的舍得酒業董事長劉力,副董事長、總經理兼董事會秘書,公司首席財務官李富全已收到四川監管局的警示函。

  其實早在2020年8月19日,上交所就已對舍得酒業發問詢函。根據公告披露,經自查,天洋控股與關聯方通過蓬山酒業對舍得酒業形成的關聯方非經營性占用資金。

  其中天洋控股需通過蓬山酒業還舍得營銷公司資金約18.5億元,目前已還款約13.77億元,待還本金部分為4.4億元,待還資金占用費約0.35億元,待還資金合計約4.75億元。

  對于上市公司未按規履行審議程序及信息披露義務,構成關聯方違規占用上市公司資金。舍得酒業表示,公司董事會和管理層將與蓬山酒業公司及沱牌舍得及天洋控股進行溝通,督促其制定切實可行的還款方案,盡快歸還占用資金。

  9月3日舍得酒業回復交易所問詢函,除了曝出上述資金占用情況,還表示:實際控制人周政表示對資金占用并不知情。此事由他的妹夫、舍得酒業董事長劉力一手操辦。

  《每日財報》注意到,資金占用起因是2019年1月,公司“母公司”沱牌舍得集團與間接股東“母母公司”天洋控股因資金緊張、貸款償還期將至,向公司尋求資金拆借幫助。

  當時,舍得酒業董事長劉力與天洋控股執行董事張邵平、CFO趙本才討論決策后安排李富全、吳健通過公司全資子公司舍得營銷,將資金通過蓬山酒業轉款至自己的控股股東沱牌舍得集團,或通過蓬山酒業-三河玉液轉款給天洋控股及其關聯方。

  有趣的是,作為上述幾家企業的實控人,經常代表舍得酒業拜訪渠道商和酒業同行的周政,旗下企業被妹夫轉出了幾十億卻“不知情”,到底是“家賊”難防,還是“揣著明白裝糊涂”呢?

  舍得酒業和天洋控股的互撕大戲,在資本市場搞得沸沸揚揚,讓不少網友直呼:原以為是“宮斗”戲,實際上是一出“苦肉計”加“雙簧”戲。

  值得注意的是,盡管天洋控股已承諾還款,但自身資金壓力不小,在此情況下,天洋控股能否按照承諾還款,依然是個未知數。

  天洋控股“自救不暇”,舍得酒業何去何從?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舍得酒業






2019年西府面馆卖什么面赚钱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单选表 昨天上海快三开奖 甘肃福彩快3走势图 陕西快乐十分玩法 辽宁十一选五走势图跨度 配资股票停牌 甘肃快三形态走势图彩经网 二分时时彩可以买吗 中国福利彩票广东快乐十分官网 七星彩开奖结果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