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益海嘉里:“大存大貸”或賺取利息差 內外交困新增產能“放衛星”

  6月22日,32家創業板試點注冊制受理企業出爐,旗下擁有“金龍魚”、“歐麗薇蘭”、“胡姬花”等品牌的益海嘉里金龍魚糧油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益海嘉里”)便是首批“搶灘者”之一。而具備外資背景的益海嘉里,在實現“打造世界級安全餐桌”的目標路上,能否乘風破浪?

  而此番上市,益海嘉里或存諸多問題待解。在細分行業處于低速發展狀態的情形之下,益海嘉里不僅營業、凈利增速“雙降”,且其毛利率不及同行均值。除此之外,益海嘉里一手“持有”高額負債,另一手“持有”大筆銀行存款,或存“大存大貸”的異象。而益海嘉里多家子公司遭處罰,暴露出其內部治理或存隱憂。

  一、營收凈利增速“雙降”,毛利率“落后”同行均值

  近些年,益海嘉里的營業收入與凈利潤增速均放緩。

  據簽署日期為2020年8月24日的招股書(以下簡稱“招股書”)及簽署日為2019年11月27日的招股書,2016-2019年,益海嘉里的營業收入分別為1,334.94億元、1,507.66億元、1,670.74億元、1,707.43億元,2017-2019年分別同比增長12.94%、10.82%、2.2%。

  2017-2019年,益海嘉里凈利潤分別為8.54億元、52.84億元、55.17億元、55.64億元,2017-2019年分別同比增長518.88%、4.42%、0.85%。

  可見,2019年,益海嘉里的營業收入增速已由兩位數增長,降為個位數增長,且凈利潤接近零增長。

  益海嘉里表示,公司主營業務為廚房食品、飼料原料及油脂科技產品。其中廚房食品,如果注意到其銷售收入和增長率,可以發現廚房食品處于穩步增長狀態。關于飼料原料,2019年銷售收入有所下降,主要因為2019年第一季度受非洲豬瘟的影響,豆粕銷售量同比有所下降導致的,但今年已經恢復正常。

  實際上,2019年,益海嘉里的飼料原料及油脂科技收入占主營業務收入的比重為35.8%,卻因一季度受非洲豬瘟影響而使其營業收入增速由10.82%下滑到2.2%,該業務未來將如何保持其穩定性增長?另外,對比同行業上市公司,2019年,益海嘉里的營收增速或“落后”于同行平均水平。

  據東方財富Choice數據,2017-2019年,道道全糧油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道道全”)營業收入同比增長率分別為22.7%、9.04%、14.34%;金健米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金健米業”)營業收入同比增長率分別為24.46%、9.12%;36.43%;克明面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克明面業”)營業收入同比增長率分別為4.89%、25.86%、6.22%;西王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西王食品”)營業收入同比增長率分別為66.46%、4.03%、-2.02%。海南京糧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京糧控股”)營業收入同比增長率分別為-9.24%、-6.42%、0.42%。

  即同期,上述五家同行業上市公司營業收入同比增長率的均值分別21.86%、8.33%、11.08%。

  不止營業收入增速“落后”同行均值,益海嘉里的銷售毛利率也不及同行。

  據東方財富Choice數據,2016-2019年,益海嘉里的銷售毛利率分別為11.07%、8.42%、10.21%、11.4%。

  同期,同行業上市公司道道全的銷售毛利率分別為16.58%、10.8%、12.48%、9.18%;京糧控股的銷售毛利率分別為27.17%、9.3%、8.96%、8.42%;金健米業的銷售毛利率分別為11.33%、10.4%、11.51%、7.59%;克明面業的銷售毛利率分別為21.81%、22.79%、23.63%、24.59%;西王食品的銷售毛利率分別為29.27%、35.59%、36.3%、32.84%。即2016-2019年,同行上市公司銷售毛利率的平均值分別為21.23%、17.77%、18.58%、16.52%。

  在現金流方面,2019年,益海嘉里大幅減少原材料采購付款,導致當年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猛增,或對供應商“壓款”。

  據招股書,2017-2019年,益海嘉里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分別為5.64億元、22.55億元、135.28億元。

  2019年,其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增加較大,益海嘉里表示,主要因為公司銷售收入增長,銷售回款持續增加,同時公司2019年整體原材料采購付款較2018年有所減少。

  通過分析上述數據可見,2019年,益海嘉里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金額較上年同比增長了112.73億元,同比增長了499.93%。而同期,益海嘉里營業收入同比增長了36.7億元,同比增長了2.02%,遠低于現金流的增速。

  值得關注的是,益海嘉里營收、凈利增速下滑或受行業整體呈低速增長的影響。

  二、行業或進入低速發展期,成長能力或承壓

  事實上,食用油、大米、面粉及飼料行業或處于低速增長狀態。

  據招股書,益海嘉里以農產品和食品加工產業鏈為基礎,主要產品主要包括廚房食品、飼料原料及油脂科技產品等,屬于農副食品加工業。

  按產品分類,益海嘉里主營業務收入主要由廚房食品、飼料原料及油脂科技、其他三項構成。2019年,其廚房食品、飼料原料及油脂科技、其他收入占主營業務收入的比例分別為63.9%、35.8%、0.3%。

  據招股書,益海嘉里的廚房食品主要包括零售產品、餐飲產品、食品工業產品,細分為食用油、大米、面粉、豆制品等。益海嘉里的飼料原料及油脂科技主要包括豆粕、菜粕等蛋白類產品,棕櫚粕、椰子粕等纖維類產品,脂肪粉、脂肪酸鈣等能量類產品。

  然而,益海嘉里所處的食用油、大米、面粉及飼料行業,或處于低速甚至接近“零”增長狀態。

  據招股書援引自國家糧油信息中心數據,2014-2018年,中國食用油消費量分別為2,860萬噸、2,950萬噸、3,030萬噸、3,377萬噸、3,440萬噸,同期分別同比增長3.81%、3.15%、2.71%、11.45%、1.87%。

  據招股書援引自美國農業部數據,2011-2019年,中國大米產量分別為1.41億噸、1.43億噸、1.43億噸、1.45億噸、1.46億噸、1.48億噸、1.49億噸、1.48億噸、1.47億噸,2012-2019年分別同比增長1.42%、0%、1.4%、0.69%、1.37%、0.68%、-0.67%、-0.68%。

  同期,中國大米消費量分別為1.4億噸、1.44億噸、1.46億噸、1.45億噸、1.41億噸、1.42億噸、1.42億噸、1.43億噸、1.43億噸,2012-2019年分別同比增長2.86%、1.39%、-0.68%、-2.76%、0.71%、0%、0.7%、0%。

  據招股書援引自國家統計局數據,2011-2019年,中國小麥產量分別為11,863萬噸、12,254萬噸、12,371萬噸、12,832萬噸、13,264萬噸、13,327萬噸、13,433萬噸、13,144萬噸、13,359萬噸,2012-2019年分別同比增長3.3%、0.95%、3.73%、3.37%、0.47%、0.8%、-2.15%、1.64%。

  據招股書援引自中國飼料工業協會數據,2012-2018年,中國飼料總產量分別為19,449萬噸、19,340萬噸、19,732萬噸、20,009萬噸、20,918萬噸、22,161萬噸、22,788萬噸,同期分別同比增長7.69%、-0.56%、2.03%、1.4%、4.54%、5.94%、2.83%。

  2019年,上述食用油的消費量,及大米、面粉、飼料行業的產量,增速均低于3%,其中大米行業產量接近“零”增長,對于益海嘉里的影響幾何?尚未可知。

  益海嘉里表示,公司深耕在農產品加工領域多年,在小包裝油領域市占率較高,未來可以往更健康更營養的產品發展;同時,公司在米、面、調味品等行業細分領域總體占比較低,未來成長空間很大。

  而益海嘉里所處的行業處于低速發展期,未來如何托起其成長空間,不得而知。

  三、利息收益率4.67%,現“大存大貸”或賺取“利息差”

  近三年,益海嘉里一手“持有”高額負債,另一手“持有”大筆銀行存款,存“大存大貸”的異象,或賺取不菲的“利息差”。

  據招股書,2017-2019年,益海嘉里的短期借款分別為547.23億元、816.81億元、734.42億元;長期借款分別為0億元、27.3億元、23.93億元;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分別為23.49億元、18.75億元、28.9億元。

  可見,2019年,益海嘉里的有息負債總額達到787.26億元。從2017到2019年間,益海嘉里的有息負債,即短期借款、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長期借款三項合計增加了216.54億元。

  據招股書,2017-2019年,益海嘉里的固定資產分別為201.76億元、198.97億元、244.39億元;在建工程分別為12.58億元、24.4億元、44.97億元;無形資產分別為113.1億元、116.92億元、126.03億元;商譽分別為58.75億元、58.86億元、59.69億元;長期待攤費用分別為1.27億元、1.32億元、1.43億元;遞延所得稅資產分別為7億元、4.79億元、4.18億元。

  同期,益海嘉里的折舊分和攤銷費分別為19.59億元、20.38億元、23.96億元。

  經《金證研》滬深資本組統計或得出,2019年,益海嘉里的資本性支出,即固定資產、在建工程、無形資產、商譽、長期待攤費用、遞延所得稅資產,加上折舊及攤銷費后合計為504.65億元,比2017年合計增長了90.59億元。

  近三年來,益海嘉里增加的有息負債216.54億元,轉為資本性支出,或僅有90.59億元。從側面反映,益海嘉里近三年舉債,或非為了增加其資本性支出。

  2017-2019年,益海嘉里的貨幣資金分別為389.42億元、660.54億元、646.12億元;2018-2019年,貨幣資金分別同比增長69.62%、-2.18%。

  可見,2019年,益海嘉里的貨幣資金總額達到646.12億元,占同期營業收入的比重為37.84%。相比2017年,益海嘉里2019年的貨幣資金增加了256.7億元。這或反映出,益海嘉里舉債后或并未增加資本性支出,其或將貨幣資金存入銀行。

  據招股書,2017-2019年,益海嘉里的利息收入分別為9.93億元、27.05億元、30.15億元。

  若貨幣資金利息收益率按利息收入占貨幣資金的比例計算,2019年,益海嘉里的貨幣資金利息收益率約為4.67%。

  據央行發布的銀發〔2015〕325號文件,金融機構一年以內(含一年)的短期貸款基準利率為4.35%。

  結合以上情形不難看出,2019年,益海嘉里年有息負債大幅增加,增加額相比2017年增加了216.54億元,然而益海嘉里的資本性支出相比2017年僅增加90.59億元,對應近三年的貨幣資金卻增加了256.7億元;同時,益海嘉里的有息負債、貨幣資金,兩項數額均持續維持在高位。

  也就是說,益海嘉里或存在“大存大貸”現象,益海嘉里是否承擔高額借款成本的貸款以存放在銀行獲取“利息差”的嫌疑?

  事實上,財務出現“大存大貸”特征并最終引發財務暴雷,這在資本市場早有先例。

  據證監會公開信息,2019年,康得新復合材料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康得新”)因無力兌付15億元短期融資券本息,業績真實性存疑。證監會對此進行立案調查,在2015-2018年期間,康得新通過虛構銷售業務等方式虛增營業收入,并通過虛構采購、生產、研發費用、產品運輸費用等方式虛增營業成本、研發費用和銷售費用。通過上述方式,康得新共虛增利潤總額達119億元。此外,康得新披露的相關年度報告存在多處虛假記載和重大遺漏。

  據證監會2019年5月發布的公開信息,在2016-2018年,康美藥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康美藥業”)因使用虛假銀行單據虛增存款、通過偽造業務憑證進行收入造假等,涉嫌虛假陳述違法違規而被證監會立案調查。

  這表明,康得新和康美藥業因財務最初出現“大存大貸”特征,而被監管層證實財務造假?梢,企業存“大存大貸”的財務特征是否埋雷?

  對此,益海嘉里表示,隨著公司業務規模擴張,公司的短期借款規模相應增長,但公司整體負債率并不高。

  事實上,益海嘉里的資產負債率遠高于同行業平均水平。

  據招股書,2017-2019年,益海嘉里同行業上市公司道道全的資產負債率分別為27.41%、21.6%、24.95%;京糧控股的資產負債率分別為57.25%、42.26%、42.82%;金健米業的資產負債率分別為60.97%、64.76%、59.01%;克明面業的資產負債率分別為27.94%、43.4%、45.46%;西王食品的資產負債率分別為64.06%、51.1%、49.62%;即同期,上述五家同行業上市公司的資產負債率平均值分別為47.53%、44.62%、44.37%。

  而同期,益海嘉里的資產負債率分別為58.17%、62.97%、59.88%,高于同行業平均值。

  2017-2019年,益海嘉里的利息支出分別為13.24億元、24.67億元、28.88億元,同期占凈利潤的比重分別為25.06%、44.72%、51.91%。

  由上述情形可見,益海嘉里的利息支出占凈利潤比重逐年增長至五成,或“吞噬”凈利潤。

  據招股書,益海嘉里此次擬募集資金共計138.7億元,用于投資建設19項募投項目。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益海嘉里






2019年西府面馆卖什么面赚钱 安徽十一选五彩经网1000期 中国南车股票 河北体育彩票十一选五 个人如何炒股 宁夏十一选五推荐 快乐10分app 广西十一选五走势图下载 福建体彩31选7开奖走势图查询 排列列五开奖号 佳永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