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躺賺日子終結 信立泰引入凱雷轉型求生

  集采的陰影未散,忙于自救的信立泰引入了外援。

  9月1日晚間,信立泰(002294.SZ)披露資本運作,公司控股股東信立泰藥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香港信立泰”)與中信里昂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信里昂”)簽署了《股份轉讓協議》,后者以協議方式受讓香港信立泰持有的5230萬股股份,占上市公司總股本的5%。

  此次股份轉讓定價在33.94元/股,較前一交易日收盤價折價10%,轉讓總對價達17.75億元。

  不過,中信里昂并非真正的買方。這筆交易的資金實際來源于國際PE巨頭凱雷集團旗下的凱雷亞洲第五期基金,中信里昂只是中間的QFII通道。股份交割完成后,凱雷方面將有權提名一位非獨立董事候選人。

  國際PE巨頭的加持,無疑給信立泰打了一劑“強心針”,上周其股價逆勢上漲8.53%。但在業績方面,信立泰還在滑向更深的低谷。

  就在8月末,信立泰交出史上最差業績。財報顯示,2020年上半年,公司實現營業收入15.36億元,同比減少34.81%;歸母凈利潤1.97億元,同比下滑68.92%;而扣非歸母凈利潤1.66億元,同比下降71.48%。

  對于業績嚴重縮水,信立泰的解釋是,受帶量采購在聯盟地區陸續執行的影響,泰嘉(氯吡格雷)價格下降、營收貢獻下滑;新冠肺炎疫情導致2―5月醫院住院量、門診量及手術量急劇下降,信立坦(阿利沙坦)醫院準入停滯;擇期PCI手術減少,亦影響了泰加寧(比伐蘆定)的營收。

  凱雷入局能否帶來轉機?就轉型相關問題,時代周報記者向信立泰發送采訪函,截至發稿未有回復。

  集采沖擊

  由于氯吡格雷被納入帶量采購,2019年成為信立泰業績的分水嶺。過去十數年里,信立泰的業績與增長基本依賴于這一核心品種。

  氯吡格雷是一款暢銷的抗凝血藥物,原研藥是賽諾菲的波立維。20世紀90年代中后期,信立泰在賽諾菲獲得中國行政保護之前實施了搶仿。2000年,泰嘉以首仿藥的身份搶先于原研藥在國內上市。

  在這個特殊的政策紅利下,泰嘉獲得了長達7.5年的市場保護,以唯一的仿制藥身份在國內與原研藥分庭抗禮,迅速做大。到2018年,泰嘉的銷售額已經達到30億元左右,占其制劑板塊收入的近八成。

  2018年12月,氯吡格雷被納入首批“4+7”帶量采購品種清單,信立泰的泰嘉(75mg)以3.18元/片的報價獨家中標,價格降幅達58%。然而,在2019年9月的聯盟地區擴圍集采中,信立泰卻因報價太高,爆冷出局。這意味著,泰嘉不僅價格大幅下降,還錯失了27個省區70%的市場份額。

  對于高度依賴單品的信立泰而言,集采的沖擊立竿見影。

  2019年3月,首批帶量采購在“4+7”試點城市落地執行。當年第三及第四季度,信立泰的營收分別同比減少4.72%和18.85%。2020年一季度,其營收下滑幅度進一步擴大到27.13%。

  4月,擴圍集采的結果在27個省區開始執行,對信立泰更是雪上加霜。

  中報數據顯示,2020年第二季度,信立泰的營收同比下降42.64%,歸母凈利潤僅4653萬元,同比縮水85%。信立泰預計,今年1―9月份累計凈利潤同比降幅在60.95%―65.97%之間。

  “擴圍集采的中標價在4+7的中標價基礎之上又下降20%左右。4+7的采購周期只有一年,泰嘉今年在4+7城市續標時,價格也被迫與聯盟擴圍地區降至趨同,對利潤端造成更大沖擊。”9月5日,深圳某公募基金醫藥研究員向時代周報記者分析指出。

  關于信立泰裁員的消息也在網絡上傳開。2019年年報顯示,信立泰的銷售人員從2018年年末的2108人下降到1666人,減少約20%。

  青黃不接

  泰嘉在集采中丟標,終結了信立泰“躺賺”的日子。這只曾經的醫藥白馬遭遇業績與股價“雙殺”,市值一度縮水至約170億元。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信立泰






2019年西府面馆卖什么面赚钱 彩票预测免费网页 江西十一选五分布图 广东11选5前三直 上证指数跌破2800意味什么 山西快乐十开奖走势图 七星彩近120期开奖历史 山东十一选 甘肃11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 体彩电子投注单怎么扫码出票 江西多乐彩11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