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舍得酒業“家賊”難防 控股股東天洋控股占用上市公司資金40億

  舍得酒業控股股東大額資金占用,在A股白酒板塊還是頭一遭,信奉吃藥喝酒行情的投資者們一片嘩然。

  2019年以來,控股股東天洋控股及其關聯方占用上市公司資金發生額40.1億元,截至8月19日仍有4.75億元未歸還。

  天洋控股2016年以公開競拍方式入主舍得酒業,通過高端化、全國化戰略迅速提升業績,公司從“最不賺錢白酒股”變身為二線高端小巨頭,去年純賺5個億。

  舍得酒業雖好,無奈后院起火,控股股東因業績不振、訴訟糾紛等原因流動性危機爆發,只好頻繁從現金奶牛提款。

  當然,資本投資實業的AB面之外,最值得關注的是資金調動過程中的“騷操作”:實際控制人周政表示對資金占用不知情,自己的妹夫、舍得酒業董事長劉力“背”著他做了決策;與二股東射洪縣國資打成一片、在舍得酒業干了快20年財務負責人的李富全,居然成了第一大股東占用上市公司資金的實際操盤手。

  監管層的調查正在進行中,事情到底怎么發生的、又將如何結束,可以讓子彈再飛一會兒。

  拯救者

  2016年6月底,舍得酒業(600702.SH)以公開競拍方式進行股權改制,民企天洋控股入主,開創中國名酒企業混改的先河。

  舍得酒業是“川酒六朵金花”之一,旗下品牌包括核心品牌“舍得”“沱牌”,還有培育性品牌“天子呼”、“舍不得”、“吞之乎”、“陶醉”等。

  早年,沱牌曲酒進入中國名酒陣營,暢銷大江南北,一度稱霸光瓶酒市場。公司1996年上市,當年凈利潤破億,業績與瀘州老窖(000568.SZ)比肩,秒殺山西汾酒。

  隨著五糧液(000858.SZ)與貴州茅臺上市,市場看到了高端白酒的價值所在,酒企紛紛布局,公司也在2001年推出高端品牌舍得。

  不過,酒企上市潮加劇內部競爭,政策變化導致行業調整,舍得酒業的好日子沒能維持,很快從行業第一陣營跌至尾部,淪為“最不賺錢白酒股”之一——最慘的2015年,公司11.56億元的營業收入,凈利潤僅713萬元。

  天洋控股入主后,舍得酒業打出的組合拳,令業績提升立竿見影。

  天洋控股團隊接管舍得酒業之外,還挖來經驗豐富的李強出任總經理。李強曾任職于雀巢、百威、達能等公司,前一份工作是在南方黑芝麻擔任執行總裁。

  李強打出的第一招是,高端化:雪藏低端品牌沱牌,突出高端品牌舍得。為此,還將公司證券簡稱從“沱牌舍得”變更為“舍得酒業”。

  高端化背景下,公司多次上調白酒出廠價。2019年,公司主營業務毛利率為81.92%,其中中高檔酒高達84.05%。

  斑馬消費梳理后發現,白酒板塊18家上市公司中,舍得酒業的毛利率僅次于貴州茅臺(600519.SH)和水井坊,比其他高端白酒玩家洋河股份、口子窖、酒鬼酒高出不少。

  其次,調整市場區域。公司摒棄之前布局西南、重度依賴四川本地市場的策略,按照“聚焦川冀魯豫、提升東北西北、突破華東華南”的方針,加快全國化布局。

  此外,李強還帶來了快消品行業高營銷費用的慣常打法。2016年-2019年,公司銷售費用增長率均在30%以上,遠超營業收入的增長。

  2013年-2015年,舍得酒業營業收入分別為14.19億元、14.49億元、11.56億元,凈利潤分別為1177萬元、1319萬元、713萬元,此后幾年迅速提振:2019年,公司營業收入、凈利潤分別為26.50億元、5.08億元。

  提款機

  雖然舍得酒業近幾年賺了不少錢,但不像別的白酒企業那樣大手筆分紅。

  2016年度-2018年度,公司現金分紅金額分別為2428.56萬元、1450.39萬元、3437.69萬元,分別占當年凈利潤的30.28%、10.10%、10.06%。2019年公司凈利潤5.08億元,創歷史新高,現金分紅卻為零。

  截至2020年6月底,公司未分配利潤高達20.26億元。

  到如今,投資者們才明白了天洋控股的小九九。

  近日,舍得酒業爆出巨額資金占用:公司間接控股股東天洋控股及其關聯方,非經營性占用公司資金,2019年發生額21.6億元,2020年截至8月19日為18.5億元,仍有4.75億元尚未收回。

  9月3日舍得酒業回復交易所問詢函,除了曝出上述資金占用情況,還披露了一個重要信息點:實際控制人周政表示對資金占用并不知情,此事由他的妹夫、舍得酒業董事長劉力一手操辦。

  公司披露的資金占用流程如下:2019年1月之后,公司控股股東沱牌舍得集團、間接控股股東天洋控股因資金緊張、貸款償還期降至,向公司尋求資金拆借幫助;

  劉力與天洋控股執行董事張邵平、CFO趙本才討論決策,安排公司財務負責人李富全、營銷公司總經理吳健執行;

  資金轉出主要有兩大路徑,公司全資子公司舍得營銷,將資金通過蓬山酒業轉款至自己的控股股東沱牌舍得集團,或通過蓬山酒業-三河玉液,轉款給天洋控股及其關聯方。

  作為上述幾家企業的實際控制人,周政動輒代表舍得酒業拜訪渠道商和酒業同行,旗下企業被妹夫轉了幾十億出去卻“不知情”,看來真是“家賊”難防。

  天洋控股入主舍得酒業后,射洪縣國資仍然通過沱牌舍得集團以及第二大股東廣廈房地產持有公司部分股權,穩居第二大股東。公司董監高團隊中,仍然有國資代表;其中,李富全為舍得酒業元老,從2001年前后便開始擔任上市公司財務負責人。

  這些都沒能擋住資金占用,李富全還成為此次資金占用的主要執行人。對于當地國資來說,同樣是“家賊”難防。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舍得酒業






2019年西府面馆卖什么面赚钱 幸运28开奖结果走势图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20190327 吉林快三最新走势图表 中国体育彩票 广东36选7好彩1走势图 票据理财平台有哪些 手机棋牌游戏作弊程序 080博彩通 上海快三玩法大小单双 上证指数股票走势